首页 > 点评 >

线上培训野蛮生长时代或将终结

  • 2019-07-24 17:48
  • 来源:法治周末
  • 点击: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每周一到中午12点,大连市的郭凡都要推掉所有事情,准时守在电脑前给女儿选课。

从去年9月起,郭凡给刚上一年级的女儿报了一家在线英语的课程,因为热门老师的课时有限,但报名人数众多,该课程就采取在每周一中午12点开放课程预约通道的办法,家长们可以在那时预约当周课程。

除了英语,郭凡最近发现女儿的语文成绩也不好,看中了在线培训高效的特点,郭凡准备再给女儿报一个阅读在线培训班。

尽管课程费用不菲,依然阻挡不了郭凡和家长们的热情,而这背后,是在线教育近年来的飞速发展。

像所有新生代互联网产品市场一样,中国在线教育市场经历了野蛮增长的过程,在叫好的同时,预售充值、分期付款、缺乏资质等问题也成为家长们的“槽点”,培训机构卷钱跑路的新闻更是层出不穷。

这种现象或将得到改善。

7月15日上午,教育部、网信办、工信部等六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不得超前教学”“教师须持证上岗”“收费上限不超60课时或3个月”等成为该《实施意见》的关键词。

同时,《实施意见》是国家层面颁布的第一个专门针对校外线上培训活动的规范文件,也是自去年以来国家规范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的系列动作之一。

自此,线上校外培训行业正式进入“法治时代”。

终结“教育跑路”

事实上,自2018年2月教育部、民政部等四部门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以来,关于培训机构规范化的讨论从未停歇。

此次线上培训机构的整改也被业界视为搭了整治培训班的“东风”

《实施意见》的监管主要包括备案审查、排查整改、长期监管。

阶段性目标分为:2019年12月底前完成对全国校外线上培训及机构的备案排查;2020年12月底前基本建立全国统一、部门协同、上下联动的监管体系,基本形成政府科学监管、培训有序开展、学生自主选择的格局。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把在线教育培训机构纳入统一治理,这是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必然选择。”

“在线教育培训机构本来就属于校外培训机构,但一些人以‘互联网+教育’为名,把在线教育培训作为新兴的教育培训领域,以此规避监管。”熊丙奇指出,这导致在线教育培训野蛮生长,无证无照经营、缴费后不正常开课、超前教学的问题比较严重。

熊丙奇的担忧不无道理,近年来,对在线教育的诟病并不鲜见。这其中,预付费成为众矢之的。

尽管去年8月,国务院《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在收费管理方面,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但实际上,包括职业教育、兴趣学习在内的在线教育机构,依然打出“购买的课程越多,优惠幅度就越大”的口号。

去年10月,在线培训机构上海理优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宣布停课停运。这一消息,让已经提前预付1年甚至3年学费的家长慌了神,他们通过多种渠道维权,但问题没有彻底解决。

2018年8月,上海乐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向学员和员工发邮件告知破产并停止授课,但是对于员工工资和学员应退学费,公司没有给出明确回复……

2017年3月,留学在线教育机构小马过河宣告停业进入清算阶段,清算费用用于支付债务、员工工资等。.

2016年9月,北京环球托业英语突然关张,数百名学员和家长走上维权之路……

类似事件的曝光,引发网友对在线教育机构的讨论。

1月24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2018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显示,2018年消费者投诉的两大热点之一即预付式消费问题。

预付式消费模式已经从最初的美容美发行业,向教育培训等多行业、多领域发展。

随着“互联网+知识经济”模式的兴起,人们在利用互联网平台便利缴费和学习的同时,在线教育机构应该具备哪些资质、预付学费的资金由谁监管、出现问题后消费者应该如何维权等都成为热点问题。

这也是此次整顿的焦点之一。

《实施意见》要求,在规范经营上,在线教育机构不得收取超过60课时或3个月的费用,提供格式合同,降低消费风险。

熊丙奇认为这能在一定程度上应对在线教育“跑路”的问题。

五花八门的营销

因为家长们的追逐,在线教育品牌之间的竞争进入了白热化阶段。生源成为各类在线培训机构争相抢夺的目标。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零岁至14岁人口数量约2亿。近年来,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以年均20%左右的速度增长,到2019年规模或将超过2600亿元。

与之对应的是各类营销模式各显神通。朋友圈“打卡”就是其中之一,通过微信朋友圈进行裂变式营销,这种营销模式能带来大规模的用户增长,许多在线教育公司纷纷效仿,但朋友圈被各种打卡信息充斥,破坏了微信的内容生态,关于“打卡”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大。

5月,微信禁止了朋友圈利诱打卡,这种营销狂欢暂时落幕。

免费试听也是吸引客户的方式之一。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很多在线培训机构在首页都会有免费试听课程,“学费0首付”“免费领取课程”“3节课内不满意全额退款”等充斥着整个页面。

“感觉跟网约车刚推出时候似的,机构一个比一个大方。”郭凡说,“微信推荐的广告一个接一个,看得我眼花缭乱,免费送几乎是每个广告里都出现的词。”

线上培训机构“灵活”的时间也成为推销手段。

“您可以给孩子选择晚上的课,我们是线上培训机构,不受《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约束,每天都有22时开始上的课。”去年,一位英语培训班的客服推荐向郭凡推荐课程。

不过,此次《实施意见》要求,直播培训时间不得与中小学校教学时间相冲突,面向小学1年级至2年级的培训不得留作业。面向境内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直播类培训活动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1时。

无处可寻的教师资质

《实施意见》要求,学科类培训人员备案材料主要包括:基本信息、教师资格证明(其中,外籍人员提供学习和工作经历、教学资质或教学能力说明)。

这并不是第一次要求教师资质的问题。

去年11月,教育部就已发布《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并首次对线上培训机构的教师资质作出详细规定。

其中要求线上培训机构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

但时至今日,教师资质依然很难查询到。

法治周末记者随机挑选了10个线上培训机构,发现除了教师姓名照片之外,教师资格证号无迹可寻,有的培训机构教师甚至使用化名。当问及有教师资格证的教师所占比例时,原本热情的客服没有接话。

对于很多家长来说,线上教师资质如何判断更是个难题。

郭凡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报这种辅导班更多的是靠口碑相传,或者直接选择大品牌。

“一般都说是名师,但上课的时候也不会对这些老师特别了解。”郭凡说。

“很多在线机构包装了一些所谓的名师,实际上有一些人连基本的教师资质都没有,信息不对称,那么用户在选择的时候就容易受到误导。按照规范的机制,应该把要出售的服务性质标明。”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规范教师资质符合教学教育市场进一步规范,依法治理的大方向。

如何用好在线教育这把双刃剑

有人把2003年称为中国在线教育的元年。

那一年,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在新浪微博上开始为自己的新事业91外教网招兵买马。她在自己的微博上信心满满地称:“这是一个欣欣向荣的市场!互联网迟早将涤荡再造传统教育行业。”

也是在那一年,运营第3年的新东方在线遇上了SARS,很多人没办法到学校上课,用户第一次发现网上学习这种方式。那一年新东方在线就创造了几百万元收入。

这之后,几乎涉及教育的相关领域都出现了在线教育的身影。

2014年的《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图谱》显示,国内在线教育机构按照客户需求划分主要涉及11大领域,分别是母婴、学前、少儿外语(课程)、中小学、大学/研究生、留学(课程)、职业考试、职业技能、成人外语、兴趣、综合。

中国科学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联合《南方周末》发布了《2018中国K12在线教育消费者调查报告》,调查发现,76.7%的家长愿意选择在线教育,并且小学、初中或一二线家长对在线教育的参与意愿更加强烈。

火热的同时,在线教育行业泥沙俱下,师资问题、教学质量问题、管理问题等逐渐暴露。

2018年,教育行业迎来最严监管,教育部办公厅联合两部门发布《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规范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

在粗放式的增长过后,在线教育的未来将走向何方,是值得每一个业内人士思考的问题。

2019年,“互联网+教育”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有专家认为,促进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成为在线教育的价值所在,也是政府倡导的发展方向。

储朝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线教育作为一种技术是把双刃剑,如果在合适的教育管理与评价体系里就可能使教育更均衡,如果教育管理上存在等级差距,评价权力过于集中,也可能导致教育更加不均衡。

“长远的考虑必须从根源上改善体系内的教育管理和教育评价,减少学生和家长对过度教育培训的需求,让在线教育从过热回归常态,遵循市场规则。”储朝晖说。

(责任编辑:菜鸟)

关注我们
微信二维码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广告合作
Copyright ©2018 中国培训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NewsCMS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