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点评 >

新万亿市场?从滑雪培训看3亿人的冰雪市场

  • 2019-03-06 16:03
  • 来源:连线家
  • 点击:

魔法学院教练在指导学员滑雪。受访者供图

对滑雪教练来说,“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不只是一串数字,也不是一个遥远的口号。冬奥会和政策两把火,让越来越多的人与冰雪结下了缘。

中国的冰雪运动正在进入产业化关键时期。易观数据预测,2020年中国冰雪产业规模将达6152亿元,完成政府超过6000亿元的规划目标,而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超过万亿。

单就滑雪培训而言,政策给了它机遇,盯上这块蛋糕的玩家也在变多。然而,尽管收费不菲,滑雪培训这个行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赚钱。雪场与机构的利润分成、季节性与地域性限制、专业教练人才稀缺等原因,都限制着起步中的滑雪培训,也考验着它能否火在冬奥之后。

冬奥小城与滑雪培训

张家口崇礼地处内蒙古高原与华北平原过渡地带,全年存雪期长达140多天,被誉为华北地区最理想的滑雪地域。2015年7月31日,当北京携手张家口成功获得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权,这座河北小城的命运也被彻底改变。

按照规划,张家口和延庆将承办2022年冬奥会所有的雪上项目。曾经不起眼的崇礼,准备借冬奥会成为“东方的达沃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改变命运的远不止是崇礼,还有很多土生土长的崇礼人,今年22岁的王建峰就是其中之一。

王建峰至今还记得申办冬奥会成功时的情景。那天是周五,他和哥哥等几人看着手机等消息。当晚国际奥委会宣布北京以44-40击败对手阿拉木图,王建峰特别高兴,“然后因为我擅长滑雪,所以就考虑要不要走教练这条道。”

王建峰告诉芥末堆,自己从小滑雪长大。读高中时,他有空就去万龙雪场接一些私人滑雪教学的单。2015年底,王建峰通过朋友介绍入职青少年滑雪培训机构魔法学院,并在一个月培训后成了助理教练。

在2016年初,崇礼县经国务院批复变成崇礼区,崇礼的发展也被按下加速键。王建峰回忆,申办冬奥会成功那晚,有小区的房价甚至涨了一倍。“为了冬奥会,(崇礼)把一些破旧房屋,还有一些平房都统统拆掉,改建成雪场。”王建峰说。

如今,崇礼已有云顶、万龙、太舞、富龙、翠云山、多乐美地、长城岭7家大型滑雪场,包括万达、万科在内的大地产商也陆续涉足雪场经营。

不光基建起步,崇礼也成了吸引、培养滑雪人才的乐土。崇礼区政府将滑雪人才培养列入全区人才发展战略规划,推行冰雪进校园活动,在职业学校开展教练培训,如河北体育学院联合张家口职教中心、崇礼区职教中心,培养冰雪人才并建立冰雪学院。

基建的优化和政府的支持,也让越来越多的崇礼人和王建峰一样投身滑雪培训。北京冬奥组委张家口运行中心副主任李莉在新华社报道中表示,“2018年(张家口)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增加9%和11%。特别是在崇礼区,很多农民从事滑雪教练、开农家旅馆等与滑雪有关的职业,一个雪场的教练在雪季收入基本能达到4-5万元。”

滑雪培训火起来了

被“盘活”的崇礼只是滑雪培训行业在中国的缩影。

近年来,参与滑雪的总人数处于高速增长之中。《2018中国滑雪行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总滑雪人次再创新高,达到2113万人次,同比2017年的1847万人次增长了14.4%。

来源:2018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

“接受滑雪培训的人也在增多”,王晓飞直接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今年38岁的他来自浙江嘉兴,拥有十几年双板雪龄。

2015年底,他开了一个滑雪公众号,分享双板滑雪技术相关的图文视频,并借此招生教学。到了2016年冬天,逐渐有人来上他的课。

期间,王晓飞陆续考取了美国PSIA一级、加拿大CSIA三级、英国BASI二级、日本SAJ一级、日本SIA金牌等证书。从2017年雪季开始,他觉得自己可以真正意义上教别人了。“当时开了很多课,没想过这么多人会来报名。”他告诉芥末堆。2017-2018年雪季,他培训了200多学员;在2018-2019雪季,这个数字到了300多。

滑雪中的王晓飞。

去年夏天,王晓飞也加入了魔法学院,担任高级培训师。据《2018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测算,2018全年中国滑雪者人数约为1320万,其中一次性体验者人数占比为75.38%,与2017年的75.2%基本持平。这也意味着,仍有大部分体验者属于“打卡游客”。

“说实话,里面请教练的比例我不知道能不能到1%,两小时七八百块钱,一般人是不愿意的。”王晓飞表示。不过由于基数较大,目前参加滑雪培训的客源还算充足。

除了大众端的滑雪培训外,来自学校的青少年滑雪人数也在增加。

早些年,魔法学院创始人张岩进校推广滑雪并非易事。“学校的态度是滑雪太危险,万一孩子滑雪出了事可能需要担责任,就是你交钱租场地我都不会给你。”

但在2015年,北京市政府提出“百万中小学生上冰雪”的目标。张岩发现,和学校的合作不像之前那么费劲了。一些学校甚至求机构进校做冬奥会知识讲座、上冰雪课。“实际上给我解决了一个推广的问题,就相当于我的获客成本比以前低了很多。”张岩说。

在东北、华北等地,冰雪进校园的步伐在加速。黑龙江省提出,省级体育学校建设向冰雪项目倾斜;河北省则计划至2022年,全省创建500所奥林匹克教育示范学校和200所冰雪运动特色学校,并要求各类中小学校开设此类课程。

社会化的青少年滑雪培训机构开始承接公立校数十、数百人的滑雪课,学生的培训费用则由政府掏。

人才是滑雪培训一大掣肘

懒熊体育曾报道过,一份针对全国100个滑雪场4810名教练的抽样调查显示,高中和中专学历的教练占到一半,教学经验低于5年的有44%。随着培训起色,市场增大了对长期处于稀缺状态的滑雪教练的需求,而人才却成了滑雪培训行业的一大掣肘。

由于室外滑雪的季节性限制,很多教练只在雪季里有活干。“我22岁开始就在雪场工作,但是每次合约一结束,我都只能另找工作。”魔法学院教练王银亮无奈地说。

王银亮告诉芥末堆,之前在非雪季时,他做过很多工作,“就像汽车维修,又干过餐饮类的,像烧烤店的烧烤师,这些都接触过一些。”2014年底,王银亮加入了魔法学院,觉得“应该也可以有不错的发展。”不过,2015年雪季结束后,王银亮整个夏天什么都没做。

张岩认为,教练一到夏天就跑去当司机、服务员,“职业素养会下降很快。”他告诉芥末堆,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魔法学院陆续增加了航海、户外等夏季业务。到了2016年,公司的教练基本都能签全年合约。

此外,不同于欧美、日本等国家地区,中国至今没有一套成熟的教练培训体系,尚未加入国际雪联。教练若想进阶,只能去国外考取资格证。因此,对于正规的滑雪培训机构而言,教练的培训费用也十分高昂。

张岩告诉芥末堆,魔法学院一个40名教练的标准校区,年营收在300万左右,毛利率在30%-35%之间,纯利在10%-15%之间。“一年可能你看到有300万营收,大概赚了100万。但是我又扩张了一个新校区,马上又要培训,新教练培训费几十万就进去了。”

魔法学院一年营收近3000万,加上教练培训,人力成本能占约40%的营收。“这个行业还在刚开始的阶段,没办法,没有现成的人进来当教练。”在张岩看来,虽然成本高昂,但这是滑雪培训机构不得不迈过的一道坎。

房地产撑起了大雪场

中国有着“全球最大的初级滑雪市场”。

这个市场究竟有多大?从整个冰雪行业来说,政府规划要在2025年前让5000万人参加冰雪运动,并带动3亿人参与。业内机构预测,到2020年,中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将达到6000亿元,到2025年产业总规模将超过万亿。

滑雪产业只是其中一部分,不过前景可观。一份中国滑雪协会及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滑雪产业市场规模约为136.5亿元,其中滑雪服装约23.7亿元,滑雪器材约14.3亿元,滑雪场收入96.8亿元;总体规模增速近年都在20%以上。

但目前,国内大雪场却普遍面临盈利难的困境。王晓飞去年参加金雪花颁奖典礼时,遇到了很多雪场老总,“他们拿出来的财报全是赔的,最终赚钱的都是靠房地产。”

张岩告诉芥末堆,包括云顶、太舞、富龙等雪场都建了一些旅游房地产,靠卖房收回前期成本,运营这块也就刚够打平。“雪票收入基本只够水电人工,稍微够一些设备更新维修的钱,就算雪场已经做的不错了。”

雪场生意并不尽如人意,而滑雪培训则是整个雪场生意的入口。

据芥末堆不完全统计,除了魔法学院外,市面从事滑雪培训的机构还有雪乐山、雪梦都、FlowerSKI、完美风豹等;曾在2016年获3300万A轮融资的互联网滑雪平台GOSKI,也开始小规模切入培训。

滑雪培训究竟是门怎样的生意

实际上,滑雪培训收费并不便宜。以魔法学院为例,五天的训练营,单个孩子大约要花8000多,赴日本参加一次冬令营价格在15000左右;一套中档的滑雪装备,轻易就能上万。尽管如此,滑雪培训却没表面看着的那么赚钱。

魔法学院冬令营。

究其原因,各大雪场是滑雪培训的主力军。不具备雪场资源的第三方机构开展培训时,雪场会抽走很大一笔培训费。张岩告诉芥末堆,除了单纯交场地费外,另一种模式是帮助雪场运营滑雪学校。“培训本身虽然不是暴利,但至少能保证利润。”

在经营上,户外滑雪培训仍面临着季节性与地域性难题,业务主要在雪季开展,地点多在华北及东北地区。旱雪场地及滑雪模拟器场馆则成了另一种选择,并成为滑雪领域新的增长极。

室内滑雪培训机构雪乐山一位教练管理负责人告诉芥末堆,雪乐山不仅在崇礼等地开店,还将门店拓展至深圳、海口等南方城市。自2015年10月开设首家门店以来,雪乐山截至2018年全国门店已达30家。

雪场抽成、季节与地域限制、人才缺乏等种种原因,导致滑雪培训是个体量够大但尚未成熟的市场。许多滑雪创业者也不愿在培训上发力。

在张岩的构想中,滑雪行业的未来从专业教练员培养做起,再逐步培育青少年滑雪人才。张岩希望让滑雪培训真正成为雪场的入口,带动配套产业发展。此外,他也在不断拓展新的利润点,比如加大雪板雪鞋、头盔护具等的装备销售业务。

“正是因为有70%多的人只滑一次,我们才有动力做这件事情。”张岩告诉芥末堆。

对滑雪培训,张岩有着乐观的预期。“五年的过程里大家变得理性,就是说不是盲目在投资,而是开始寻找值得投资的地方。”如今,他正期待着北京到崇礼的高铁早日通车。对他而言,这意味着新的机遇。

(责任编辑:菜鸟)

关注我们
微信二维码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广告合作
Copyright ©2018 中国培训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NewsCMS    
微信二维码